《沈遇礼爱上了一个女人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《沈遇礼爱上了一个女人》最新章节目录

时间:2023-05-26 13:08:39作者:予卿君来源:yw

小说简介:(作者:予卿君)(分类:重生)(主角:温溪沈遇礼)《沈遇礼爱上了一个女人》小说简介主角是温溪沈遇礼的小说内容摘要:刺说爱你,如今却恳求变成风倾听你,变成流水蜿蜒向你。——塞尔努达《现实与欲望》松市空气湿热,...

《沈遇礼爱上了一个女人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《沈遇礼爱上了一个女人》最新章节目录

沈遇礼爱上了一个女人第一章

第一章 死亡

我曾用过甜蜜的花瓣和锋利的刺说爱你,如今却恳求变成风倾听你,变成流水蜿蜒向你。

——塞尔努达《现实与欲望》

松市空气湿热,暮云叆叇,雨霁后的风伴着凉意,花店门口堆放着姹紫嫣红的花。

卖花的姑娘搬着一盆开得正艳的海棠摆在外面,抬头擦汗时,望见长身玉立走来的身影,眼神一亮,下意识捋了把自己的头发。

男人身形颀长,着浅灰色衬衫,黑色西装裤,避开地面的水洼,长腿阔步地朝这边走。

往上,是张如油墨画般让人见之不忘的脸,鲜明的轮廓极其惹眼,比最为秾丽的花更甚。

他表情有些闲散,似天边无所事事飘荡的云。

至近前,他随意道:“有洋水仙么?”

她和他目光对上,脸不受控地发红,细弱蚊蝇道:“有的,我帮先生拿。”

她认认真真将一捧包装好递给他,他接过来问了价钱,将钱扫过去,而后施施然离开。

女孩儿有点不舍朝外追了几步,却看到不远处停的车旁,一白衫女人亭亭站在那,像花店里最昂贵的那种百合花,美貌又圣洁。

女人目光似是无意扫过这边,同她偷看的视线不期然对上。

那一刻,她被她的美貌惊到,也为自己躲避的动作羞赧。

她默默退回来,有些失落地想,只有这样好看的人,才能够配的上他吧。

温溪将这一切尽收眼底,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。

她只是下车透透气,结果就让一个芳心暗许的女孩误会了。

瞧着男人越来越近,转身拉开车门坐进去。

关门的刹那,一只大手忽然拦住门框,撑开门,将那捧花毫不怜惜地扔了进去,让人退却的香味扑了她满鼻。

她眉心一拧,看向坐在驾驶座的男人,“不是菊花吗?”

刚刚他下车前装模作样地问她买什么花好,她说菊花。

合着他就是随便问问,压根没有采用的意思,那还问她干什么?

沈遇礼通过后视镜在温溪净白的侧脸上停留片刻,对着她从上车就没放松的眉头定睛许久,意味不明道:“温小姐这么在乎他,却不知道他喜欢洋水仙么?”

那刚刚何必多此一举问她的意见。

温溪觉得这人简直莫名其妙,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在这阴阳怪气。

她懒得理他,封唇不语。

沈遇礼眸光微暗,启动车子。

见他慢悠悠地开着车,温溪面上生出几分不耐:“你可以开快一点吗,沈先生?”

“我要保证我乘客的安全,温小姐。”

“……”

温溪再次语塞。

今天是沈遇周的忌日,沈温两家关系不错,她也一直把沈遇周当大哥哥看,两年前一次车祸,他意外离世,她难过了好一段时间。

直到现在,想到他心脏还是会有些滞涩难受。

她工作排的满,上午温母说会有人来接她一起过去,却没想到,来的人竟是沈遇礼。

沈遇周的弟弟。

一个,她很不喜欢的人。

在上车前,沈遇礼帮她拉开副驾驶的门,她并没有坐进去,而是直接坐到了后座。

这是在嘲讽她把他当司机了?

真够幼稚的。

她自认脾气温和,唯独面对沈遇礼,次次都能被他逼得无语凝噎。

温溪撑着额头按压心头的燥意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车速慢到她竟然看到路过的电车和他们竞速。

她再次凝眉:“沈遇礼。”

“怎么了温小姐?连敬辞都不用了,是我服务的不好吗?”

她咬咬牙,“马上就十一点半了,你知道如果超过十二点祭祀会不吉利吧?”

“即便你不喜欢遇周哥,也没必要——”

“呵。”

他一声冷笑阻断了温溪所有的话,她哽住,不懂他这个笑包含的情绪。

他敛眉,不打招呼地加速,车如离弦的箭倏地冲了出去。

七八分钟后,温溪满脸苍白的推开车门下来,心有余悸地扶着胸口,缓过气后,方才向着墓碑那里走去。

沈遇礼勾着花束,亦步亦趋踩着她的脚步。

他望着温溪窈窕的背影,耳边是浅声温柔念悼词的声音,唇线绷得很直。

在看见墓碑上和他容貌七八分相似的人时,又舒口气,错开目光。

等温溪起身站远,他才悠悠上前,将洋水仙放下去,对着照片看了两眼,便转身:“回去?”

温溪微愣:“你…不说点什么吗?”

沈遇礼扬唇,反问:“我该说点什么吗?”

她眼睫微垂,直接迈步朝车边走。

沈遇礼嘴角自嘲似的一勾,迈着大长腿慢吞吞地跟着。

温溪在车门前踟躇片刻,忽然绕过车身,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。

他脚步微滞,进去后偏头看已经扣上安全带的人:“这次学聪明了,不把我当司机了?”

她深吸一口气,十分无奈:“我没那个意思。”

“哦。”

温溪闭了闭眼,撇过脸,再次发挥自己的哑巴技能。

沈遇礼没劲儿地启动车子,这次车子不快不慢,速度恰好。

车内安静的落针可闻,无端让这封闭的环境莫名闭塞压抑。

沈遇礼摁开窗户,让风灌进来,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。

驶了有段路,温溪突然开口:“把我放到医院门口就行了。”

“妈让我带你回家吃饭。”

想到沈母,温溪短暂地沉默,问:“伯母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许久,沈遇礼才回:“不太好。”

之前沈遇周去世对沈母的打击特别大,温溪也因为某些原因去国外呆了一年半,回来便发现沈母患了很严重的抑郁症,一直靠着药物稳定情绪。

沈母待她不薄,没想到再回来已是物是人非。

温溪敛下神色。

车内再次陷入寂静,红灯期间,沈遇礼无意侧头,看到温溪伸出葱玉白嫩的手指,撩动刚刚被拂乱的发,视线一时迷乱,在她看来前扭过头。

车子行驶时,车窗慢慢阖上。

太静了,沈遇礼突兀开口:“温溪。”

她没应。

他好像只是打算这样叫叫她,随后便不吭声了。

温溪奇怪地瞧他一眼。

他侧脸的下颚线收得很紧,就像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,在她如火般的眼神中,他嗓音低低地问:“你很喜欢沈遇周吗?”

温溪一怔,正要说什么,余光看到一辆冲撞而来的车,映在她骤缩的瞳中。

她惊悚地望去,那辆大货车就像脱缰的野马,或如奔涌而来的洪流,轰然朝他们的方向冲来。

温溪的大脑一片空白,耳边车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啦轰鸣,她似乎感受到身体被一个人紧紧拥住,体温如有实质地笼罩而下。

她听到耳畔来自灵魂的呐喊声,沈遇礼发出低沉又失控的声音:“温溪!”

砰——!

冲天的火光砰然炸起。

她启唇呢喃,却再没能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

排行榜